內容來自sina新聞

田樸珺獲獨立女性獎提名:我一定會比王石強

  壹讀:被"獨立女性"獎提名,吃驚嗎?

  【田樸珺】最開始我有點小小意外,怎麼會找到我?我畢竟還年輕,但過後又覺得很合適,因為他們評的是"獨立女性",我瞭解我自己,我認為這是最準確的標簽。

  壹讀:但外界給你貼的很多標簽是相反的吧?

  【田樸珺】有些人會覺得,田樸珺最不需要獨立啦,也不可能會獨立啊,"從屬性"、"依附性"、"靠什麼......"還有更難聽的,但我單方面宣佈這些標簽對錯沒有意義,瞭解我的人,我在乎的人,都覺得和事實不符,隻通過想象或者一般社會經驗給我貼標簽的,我也沒有辦法,我不可能事事解釋,隻能通過不斷做事來證明自己。

  壹讀:介意別人說你嗎?

  【田樸珺】我不想說"我不在乎你們","走自己的路,讓別人說去吧",這樣的話誰都可以說,但有多少人能真不在乎?我當然在意我的名譽,但我也沒辦法跟這個世界說:"你們都錯瞭,都閉嘴!請聽我說!"最有效的是踏踏實實做事,做更多的事,如果大傢覺得田樸珺做事還不錯,議論自然就沒瞭。

  壹讀:你定義的那些偏見會傷到你嗎?

  【田樸珺】前幾天,我一個認識十年的朋友,他的傢人突然發短信給我:"你好,我們是誰誰誰的傢屬,很遺憾地通知你,他今天去世瞭,在哪裡哪裡參加追悼會。"我當時驚到瞭,一年前還是生龍活虎,一短信就陰陽兩界。我舉這個例子是說,人這一生真的非常短暫,有時結束會非常突然,每個人看起來好像都堅挺地撐在那裡,但說不定哪天就走瞭。想到這層意義,那些評價就不重要瞭,至少我接到短信淚流滿面時是這樣想的。

  獨立的女人要有獨立的錢包

  壹讀:你的助手說你像臺工作機器,是嗎?

  【田樸珺】是,每天要做的事情很多很多,我的職業身份決定瞭,我每天要做數次變身。首先我是個商人,會做一些和地產相關的商業項目,這是我的老本行;其次,我還是制片人,《中國合夥人》之後,有幾個本子在做開發,有些已經籌備瞭很多年;最近,我還加入一個和宮頸癌有關的公益項目,我希望能幫助到別人,這是我最大的夢想,隻是現在還未成型,說太多也沒有意義。

  壹讀:忙?

  【田樸珺】每天七點多起床,開始一天工作,白天要面對一撥一撥的商人,他們工作時間多在白天;晚上要面對一撥撥編劇,他們工作時間多在晚上,經常一聊就到兩三點、三四點。幾年下來平均每天睡不到五小時,但我的精力還不錯,屬於那種睜眼就不困的人。

  壹讀:閨蜜們怎麼看你的生活節奏?

  【田樸珺】閨蜜(笑)?兩周前,我約一個朋友在昆侖飯店大堂談事,結果那哥們臨時有事想改期,我說不行,一延期就不知道什麼時候瞭,我說就在大堂等你吧,隻要酒店不轟我,我會一直待著。那天正碰到一個朋友,我就說我幹嗎幹嗎呢,他特別疑惑,說你有病啊,幹嗎不讓自己輕松點,你至於這樣嗎?這就是我朋友的態度,還有人從性別角度給我分析:你一女孩用得著這樣嗎?寫專欄幹嗎啊,熬夜趕稿累不累啊?皺紋會長很快的......我每次都鄭重回答:我想實現自己的夢想。

  壹讀:夢想是什麼?

  【田樸珺】我的夢想......我希望有一天我能為人類服務,我非常希望有一天能做到這樣。就像釋迦牟尼佛的教導。這需要我有足夠的能力,而現在,我離這個目標還差很遠很遠很遠。但是,我首先已經完成瞭獨立女性的第一步:我通過自己的工作實現瞭財務自由。

  王石 (微博)觸碰過我的禁忌

  壹讀:他們有沒有這樣的潛臺詞:"王的女人,需要這麼工作嗎?"

  【田樸珺】我猜也沒意義,但對我來說,不論是誰的女友或誰的女兒,我都是獨立生活在這裡,都要獨立面對不同的人,獨立承擔不同的事,獨立面對這個世界,尤其是精神的世界。

  壹讀:為什麼這麼強調獨立?

  【田樸珺】一個人活著,歸根結底要有尊嚴,最重要的也是尊嚴。錢可以買來奉承,但買不來真誠;錢可以買來威嚴,但買不來尊嚴。"尊嚴"有兩個最重要的前提:一是經濟獨立,二是思想獨立。所以,我到這個世界的目的,不是成為誰的女人,誰的女朋友,誰的老婆,我想踏踏實實地走到世界的盡頭,未必很精彩,必須有意義。

  壹讀:王石聽你這樣講,會開心還是不開心?

  【田樸珺】你應該問他啊(笑)。

  壹讀:你比我更瞭解啊?

  【田樸珺】你把《壹讀》雜志寄給他,看他怎麼說(笑)。

  壹讀:你會動用王石的關系做事嗎?

  【田樸珺】我沒有動用過,他也不喜歡我去動用,如果他認為我總是想動用他的什麼,想通過他達到什麼,我們早分手瞭,這在我們的感情裡是一個禁忌,至少我會把它當做禁忌。

  壹讀:怎講?

  【田樸珺】我跟你講個故事,我們剛認識時一起去日本,當時我有個一年多次往返的簽證,他有個三年多次往返的簽證,我好奇地問他:"你這個簽證怎麼辦的啊?"他給我的回答是,"我不會給你辦的!"我當時就怒瞭,我覺得簡直是奇恥大辱,我說請你不要把我想象成一個要黏附於你、從你這兒獲得什麼的人,我隻是問你怎麼辦,隻是咨詢一下,我有良好的記錄,應該能申請到,申請不到就算瞭,請你不要這麼和我說話。實話說,如果不是因為出租車在行駛中,我肯定摔門而走瞭。他可能覺得我觸犯瞭他的禁忌,但他的回答也觸犯瞭我的禁忌。

  看我生氣,他一句話都說不出來。當然,那時候我們剛開始交往,彼此沒那麼瞭解。後來這麼多年,我可以這樣講,如果不是因為我足夠獨立,不是因為他足夠有原則,我們可能走不到今天。

  壹讀:不會用你覺得不尊嚴的方式求助別人?

  【田樸珺】絕對不會,我希望有尊嚴、平等地在這個男人的世界裡生活,如果變成我求你幫我找個人,幫我托托關系,這不是我做人的方式。而且我有能力解決問題,為什麼要通過你呢?再說老王這個性格,他很難很快和人熟起來,一些朋友反而因為我才慢慢和他熟起來。

  壹讀:和外界想的有些區別?

  【田樸珺】有人會認為,我肯定用瞭老王不少關系,我理解這樣的聯想,但真不是那麼回事。他剛去美國的時候,主動選擇一切從零開始,過一種跟國內不同的清靜生活。我去的半年裡,自己結交瞭一些華爾街的朋友,偶爾周末這些朋友會邀請我去他們的莊園,還請我帶上男友,我就拉上老王:"別在波士頓受苦瞭,過來改善下生活"。

  壹讀:他們會因為你是某人女友才帶你玩嗎?

  【田樸珺】一幫美國人啊,根本不知道他是誰,我也不會到處跟人說我男朋友是誰。說白瞭,對我來說,我是誰誰的女友根本不重要。如果一個人因為你是誰的誰誰誰才怎樣,這會讓人不舒服,所以我和他的新聞出來時,挺多朋友還挺詫異,說我保密工作真好。其實我沒有刻意保密,隻是不想到處說,畢竟是我個人的事,畢竟是私人空間的事。

  壹讀:這段感情對你知名度提高幫助應該很大吧?

  【田樸珺】這也不是我能控制的啊。當然,我不否認你說的這個問題,我隻是想說說我的邏輯。

  我承認自己是女權主義者

  壹讀:作為"獨立女性",你會花男人的錢嗎?

  【田樸珺】請客吃飯算不算?而且我也請他吃飯,雖然我們不是AA制,但我心裡經常會有一個概念,今天你請我吃,過兩天我請你吃,我和朋友出去吃飯,也是這樣,這是我的習慣,不管對朋友,還是對他。我覺得,"新獨立女性"的標簽,我是可以帶的。

  壹讀:有沒有人會覺得你是個"女權主義者"?

  【田樸珺】有個朋友還真跟我討論過,他說我是個女權主義者,我開始極力否認,後來他找瞭一個女權主義者的定義,說女權主義者就是"獨立、積極,然後認真地面對工作、面對生活,不想依靠任何人",我一聽,都挺符合我的啊,如果這樣定義女權主義者,那我就是。

  壹讀:你眼裡,男人是什麼?

  【田樸珺】通常人們把"男人"跟"男性"等同,人們說這是個"男人",等同於說這是個"男性"。但對我來講,這兩個詞是分離的,我會把"男人"這個詞等同於獨立,積極進取,鍥而不舍,剛強意志,信守承諾,敢於擔當。我從小的經歷是,"男人"這個詞和"偉岸"相連的,甚至是一個形容詞。可能因為生活的緣故、壓力的緣故,越來越多的女人進入到職場,去單打獨鬥,去面對整個社會。

  壹讀:感覺越來越多的女性像你描述的"男人"?

  【田樸珺】對,越來越多的女人其實同樣獨立、奮鬥、拼搏,甚至敢於擔當,在面對強大壓力的時候,女人的韌性甚至比男人還強。但這個社會對女人做事是有成見的,比如男人得到提升,往往因為他的未來,人們覺得他不錯,看好他的未來,所以給他一個很好的工作機會。而女人想得到提升,人們看重的往往是業績,是她曾經做過什麼。這是多大的不公平!

  壹讀:實話說,男人可能不喜歡你這樣思維的女人。

  【田樸珺】其實,我說的有什麼錯嗎?可能我平常比較極端?所以我媽常跟我說:"能有人接受你就不錯瞭"(笑)。

  壹讀:你的意思是你男友為社會主義和諧社會做出巨大貢獻......

  【田樸珺】(笑)我一個特別好的朋友,當時還不知道我男朋友是誰,後來知道我有男朋友就說:"meme呀,誰是你男朋友真是倒黴瞭,你能把人折磨死。"我回去跟老王學瞭這句話,老王說:"誰說的呀,這麼至理名言。"實話說,作為朋友的我,非常溫和友好,跟我接觸久瞭就知道,我很能站在別人角度想問題;但作為女朋友,我真是挺硬的一個人。

  壹讀:從一般男人角度講,每天一睜眼發現旁邊睡一個女權,這種感覺......

  【田樸珺】他倒沒說我是女權,他說:"我找半天才發現找瞭個'男人'回傢。"總的來說,類似"小鳥依人"這樣的詞,跟我風馬牛不相及。反正你能接受就接受,不能接受就算瞭。

  壹讀:一般來說,他應該不缺女人緣,所以找個"男人"回傢反倒更有吸引力。換句話說,一般"女人"對他已經不構成吸引,像你這樣的反而會吸引他......

  【田樸珺】我沒法接瞭(笑)。

  初識和長江商學院無關

  壹讀:今天算不算你第一次回應你們之間的故事?

  【田樸珺】是,其實我根本不想說,因為都是私人生活,我為什麼要跟別人說?別人為什麼有耐心聽?我是很猶豫的,但有些人一直好奇,因為好奇而發表各種看法,好聽的難聽的都有。與其這樣,我幹脆說清楚,白紙黑字都撂這。

  壹讀:有人說你去長江商學院是想釣個"金龜婿"或者"鉆石王老五",有這樣的初衷嗎?

  【田樸珺】這就太小看人瞭,我去那裡學習,一方面真想去充電,另一方面想認識更多朋友,和所有去那裡學習的人沒有任何本質上的區別,如果認為我是為瞭釣男人,隻能說說這話的人格局太小。

  其實,站在我的角度考慮就應該明白,與其琢磨怎麼從一個男人身上掙錢,不如琢磨自己怎麼做事,而且我有這個能力,事實也證明我有這個能力。

  壹讀:你們是在長江商學院相識的嗎?

  【田樸珺】不是,沒一點關系。

  壹讀:但因為你們,那段時間長江商學院很火。

  【田樸珺】關於長江商學院,我沒有更多評論,都過去瞭。

  壹讀:第一次見面,你對他印象如何?

  【田樸珺】不是那麼好(笑),因為他不愛說話,而我骨子裡挺討厭那種覺得自己特別牛的人,因為財富從來不是我崇拜的目標。但後來談到登山的時候,就覺得他很有味道。他講瞭幾個故事,其中一個故事很有禪味。

  有一次他一個人走在冰壁上,冰壁隻有十米長,狂風暴雨包圍中,一不小心就會落進萬丈懸崖,然後救援隊三天後來救你,或者說來收屍。他說他的腿在發抖,就對著自己大吼,讓自己變清醒。

  於是那十米的距離,走瞭快兩個鐘頭。有意思的是,那兩個小時裡,風變小瞭雨也變小瞭,但走過那一段後,依然是狂風暴雨。後來他才明白,風也沒小雨也沒小,隻是他在專註的時候忽略掉瞭風雨。我是很容易有畫面感的人,他聊這段的時候,我覺得特別有味道。

  壹讀:經歷風雨的感覺?

  【田樸珺】不光經歷風雨,而且經歷生死。他說因為風太大,就把自己釘在冰壁上,否則會被吹下懸崖,然後找個背風的地方坐著,就這麼坐一個晚上,隨時可能掉到懸崖裡。在冰壁上掛一晚上,你有過這樣的經歷嗎?大部分人都沒有。

  壹讀:是,我連在冰箱邊待一個晚上的經歷都沒有......

  【田樸珺】有過這種生命考驗的人,他看待世界的角度一定會不同。更重要的是,你也可以反著說,一個60歲的人,一個看上去事業無比成功的人,一個身體並不適合登山的人,卻選擇瞭這樣的生命考驗,他看待世界的角度一定會與眾不同。

  壹讀:這個事情打動瞭你?

  【田樸珺】還差很遠,隻是讓我覺得他有很豐富的經歷,而且聊這段的時候,也不止我一個人在場。

  壹讀:你是否是以一個統一的標準來概括你身邊的你認為的優秀男性?

  【田樸珺】(笑)我骨子裡是個野丫頭性格。大概因為我從小都跟男孩一起長大,在我的概念裡,我跟男人待著很自然。

  我總覺得,除瞭更衣室和廁所需要分著去以外,其他地方沒必要分男女。你看我這麼坐著(兩腳放在椅子上)像一個淑女嗎?我也沒有從所謂女性的角度,來看待男人世界的習慣,這可能會幫我容易和一個人成為朋友,很容易和一個人接近,但卻很難走進一個人,除非那個人對我足夠吸引。

  壹讀:你們談戀愛之後,王石經常被卷入娛樂報道裡,他會為這個不舒服不適應嗎?

  【田樸珺】他經歷過比這更大的風浪,現在這些經歷又算什麼?我覺得他骨子裡不會關心這些東西。

  實話說,很多事情給我一個印象,他已經修煉到寵辱不驚瞭。前段時間有個國外機構評選他為全球50個思想者之一,據我所知,在中國就柳傳志和他獲獎,但我知道這個事情,還是別人轉給我的,我就問他怎麼不跟我說啊,他說這有什麼可說的呢?

  我一定會比王石強

  壹讀:據說王石是很勤奮的人。

  【田樸珺】他非常勤奮,我認識的人,無論男女老少,有這種持久做事毅力的人太少瞭。但我經常開玩笑說,他之所以這麼努力,是因為太笨瞭。要論學習能力、反應能力、語言能力,他都不如我,我會調侃他是"笨笨",所以才有那鍋"笨笨紅燒肉"嘛(笑)。

  但另一方面,我經常在他身上看到四個字:人格魅力。我相信這種魅力能征服很多人,但凡接近他、瞭解他的人都會發現,他是一個沒有門第觀念、沒有等級觀念,對所有人都發自內心尊重的人,如果一個人是通過人格魅力打動你的話,你會發現這種感情會變得無比堅固和持久。

  壹讀:無關物質?

  【田樸珺】當然。超越瞭年齡、時間、所有。而且,如果你覺得這個人是你真心欣賞和尊重的人,你在某種程度或潛意識裡,會想有一天也能成為他這樣的人。對瞭,我以前常和他開玩笑說,我一定會比你強的,因為我和你一樣努力,而你那麼笨。

  壹讀:你們在價值觀層面共同點多嗎?

  【田樸珺】這是最主要的,我和他有很多共同的觀念,比如,經濟獨立的觀念,互不依靠的觀念,給予社會的觀念,盡自己能力回饋社會的觀念。

  我有時會設想一個場景,假如有100個人遇到危險,隻要我挺身而出慷慨赴死就能救這100個人,我一定願意當這個犧牲者。

  因為有共同的價值觀,所以,我們會處在一個良性循環中。為什麼這麼說呢?因為他是個非常努力、非常勤奮的人,60歲年紀開始學英語,對於任何人都不容易,而且他幾乎書不離手,他對知識一直有渴望、熱愛和敬畏。

  而如果你身邊總有一個特別愛看書的人,肯定會對你有影響。我相信,每個人或多或少都會受到最親密的人的影響,或者朋友這個圈子的影響。

  我的生活就是追求幸福

  壹讀:你會感恩他嗎?

  【田樸珺】我說他笨,當然有點調侃成分。坦率說,和他在一起是我的福氣。我時常把自己比喻成一顆小樹,既然是小樹就可能長著長著長歪瞭,而他會不動聲色地修剪枝杈,讓小樹繼續向天而生,這不是幫助嗎?這是很大的幫助,是需要我帶著感恩去回饋的幫助。

  他經常和我說No,比如我今天說瞭一句什麼話,他會跟我說:"你沒有嚴謹地考慮過這個數據,為什麼就說出來?"我說大體差不多啊,他說:"差不多你也應該把數據查清楚。"

  類似的事情太多瞭。無論說話做事還是人生態度,他經常會告訴我一些非常基礎的道理,當然會用說服的方式。

  比如他告訴我要經常跟合作夥伴坦誠表達態度,不要總藏著掖著,不要總讓自己處於吃虧狀態。如果想長期和一個人做生意,就必須有一個良性循環,必須學會面對這一關,必須學會說"不"。於是我鼓起勇氣按他說的去做,然後發現,他是對的。

  壹讀:會崇拜你愛的人嗎?

  【田樸珺】用"崇拜"這個詞不恰當,但隨著時間推移,我越瞭解他,越覺得他是個瞭不起的人,經常為人著想的人,是一個不自私的人,是一個有情懷的人,是一個極其刻苦努力的人,是一個可以當作終身導師的人。他未必有多好的天分,但他有足夠多的智慧。

  壹讀:任志強說他不顧實力去爬山是腦殘行為,你怎麼看?

  【田樸珺】在外人看來他隻是爬珠峰,但在我看來,他早就爬瞭很多次峰:60歲的人開始學英語,開始出國留學,一切從頭開始......這些都是爬山,爬這些山比物理意義的珠峰難多瞭。那麼多年他堅持每天讀書,每天學習,每天自虐似地追求一點點的進步,都是在爬山。

  可以說他內心非常強大,他的一個朋友評價他說:"王石是非常有遠見的人,也是一個有著可怕毅力的人。"我覺得,他不是那個百米沖刺跑最快的人,但如果比賽路程拉長到一萬米,他肯定是最先到達的人,因為他一直在跑。

  壹讀:你怎麼理解婚姻?

  【田樸珺】沒想過這個問題。你知道全世界哪個國傢離婚率最低嗎?據說是不丹,但不丹人根本沒有那張證明婚姻的紙,隻要手拉手對著親戚和月亮說我們結為夫婦,就算結婚瞭,就這麼簡單。當然,這個傳說不一定準確,但我贊同這裡的道理:你選擇和一個人在一起,一定要是由衷的,而不是被一張紙束縛著,尤其是隨時可以撕掉的紙。

  壹讀:你周圍的人,比如你媽媽有沒有為這個事情煩過?

  【田樸珺】我最好的同學結婚的時候,我說:"媽,我問你一個問題,你希望我結婚還是希望我不結婚?"我媽的回答是:"我要你幸福。"

新聞來源http://qd.house.sina.com.cn/news/2014-07-24/08202832885.shtml
創作者介紹

tk平板電腦,acer平板電腦,平板,人因科技平板電腦,平板電腦上網,筆記型電腦,小筆電,平板,DIY,零組件,電腦週邊,LCD液晶螢幕,外接式螢幕,記憶卡,隨身碟,鍵盤,光碟片,墨水,碳粉,翻譯機,a

Eratm5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